科伦药业回应核心研发人员离职 引战投加码创新药平台

2021-05-31 07:55:27
今年5月,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提问科伦药业前研发骨干创业的进展,引发市场关注。

事件的主角,分别为科伦药业和宜联生物。宜联生物的现任董事长,此前为科伦药业创新药研发的核心人物之一。之所以引发市场关注,是因为两家公司都在研发同一赛道的药品。

对此,科伦药业向《投资者网》表示,其已构建创新药研发体系,且“因为有了健全的体系,研究院的工作成果不会完全依赖个人,体系中部分人员的离开,并不会对研发工作造成实质影响。”

同时,科伦药业还有多款研发中的创新药。在“烧钱”的阶段,科伦药业通过注资、引入战投、出售部分药品权益等方式,加大创新药的投入,并强调“创新药研发是一场马拉松,比的不是一时快慢。”

离任研发高管创业同赛道

今年3月,宜联生物宣布完成3.5亿元融资。企查查显示,宜联生物的董事长为薛彤彤,高管包括乐美杰、肖亮、刘文溢等人。其中,薛彤彤曾任科伦博泰首席执行官、科伦药物研究院副院长。

科伦博泰、科伦药物研究院都是科伦药业的创新药研发平台。在科伦体系内部,药品开发分为创新药、仿制药。2012年,齐鲁制药研发负责人之一的王晶翼,带领其团队加盟科伦药业,其中就包括薛彤彤。

2020年,薛彤彤离任科伦药业,随后创业宜联生物。市场的聚焦点,在于宜联生物研发的ADC赛道,正是科伦药业多年推进的重点项目之一。

根据年报,科伦药业ADC药品A166项目于2017年申报临床,之后在中美两国开展实验。今年5月,A166项目获得国家药监局部分问题的初审意见,美国的临床试验也在推进中。

对此,《投资者网》就创新药的管线进展,向科伦药业求证。对方表示:“临床前管线储备丰富,临床管线的前锋项目正在向着最后一公里的成果兑现冲刺,后续项目也已逐步崭露头角(比如ADC项目等)”。

不过,离任研发高管创业,项目还是前公司的重点赛道,引发了外界两大猜测。其一,双方是否签订过竞业限制的保密协议;其二,研发高管离任的原因。

关于第一点,科伦药业向《投资者网》透露:“从员工入职开始,公司均会与关键岗位人员签订保密与竞业协议”,且“宜联的情况公司一直是密切关注的,目前未见其披露ADC相关的技术和在研项目等信息。科伦拥有强大的法务和知识产权体系,以上两个部门会持续跟踪相关进展信息,一旦发现有侵犯公司专利或其他知识产权的行为,必将以法律武器保护自身合法权益。”

关于第二点,科伦药业向《投资者网》坦言:“研究院没有僵化的管理岗位,一切以有利于效率提升、流程顺畅、责任清晰为管理导向,以有利于快速适应新时代对研发体系和创新能力的需求为发展目标。各级管理人员的工作职责通常会根据体系需要和能力评估结果进行主动调整,能上能下,这既是研发体系持续优化之必须,也是主动适应竞争环境变化而不得已为之”。

同时,科伦药业强调“幸运的是,研究院大多数优秀人才均认同研究院的文化和工作理念,选择了与公司共同奋斗。”

科伦博泰引入战投

除了ADC赛道,PD-L1单抗的A167项目也是科伦药业的重点项目之一。

根据年报,科伦药业于2017年启动A167项目临床一期,但截至今年3月,仍未有一款适应症进入临床三期。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9年至2020年间,科伦药业与中山康方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曾因该项目的技术开发产生纠纷,最终对簿公堂。

对此,科伦药业向《投资者网》表示:“期间A167的研究进度的确不尽如人意,但正因为此,帮助公司研究院临床团队在策略、方案、运营和与监管交流等方面学习和积累了宝贵的实战经验”,且认为“药物的研发不是一蹴而就,而是需要持之以恒的投入和努力。”

与许多创新药企一样,作为科伦药业的创新平台,科伦博泰至今还未盈利。2020年,科伦博泰净利润-7.05亿元。

今年一季报显示,科伦药业拟向两个研发平台科伦博泰、科伦药物研究院增资,总计不超过20亿元。报告期内,科伦博泰还引入IDG资本、国投招商、LAV、苏州礼康、高瓴资本等战略投资者,合计5.12亿元认购股权,并与英国企业Ellipses Pharma达成协议,计划向后者出售部分药品权益。

科伦药业不惜重金投入研发,但因其负债率高企,也引发市场的担忧。2020年,科伦药业研发费用15.27亿元,同比增长18.78%;同期其资产负债率56.22%,较2019年的55.83%稍有抬升。

对此,科伦药业向《投资者网》表示:“近年来公司资产负债率保持稳定,处于同行业企业中正常水平;且公司的融资渠道畅通。公司现金储备、可用授信额度、可发债额度充裕,且现金流持续改善”,并强调期间新上市的仿制药带来收入,“已经逐渐形成对创新高投入进行内生性反哺和支持的良性循环。”

快速建立院外销售体系

不断投入研发的科伦药业,同时在加紧打造销售体系。

2020年,科伦药业的销售费用48.8亿元,同比下降25.46%,主要原因是受疫情影响市场开发活动减少所致。销售人员规模方面,2020年科伦药业的销售人员2225人,较2019年1455人大为增加。

对于销售人员的大幅增加,科伦药业向《投资者网》表示是因为随着新产品不断获批,其对销售体系进行了梳理和打造。

根据年报,科伦药业的全国性销售布局,分为核心业务营销中心、新药营销中心、数字营销部、招商部、OTC营销中心、中成药项目部等。其中,营销中心建立总经理责任制,形成市场准入部、市场部、战略部及KA、 商务部、运营管理中心、业务拓展部等,总部直营团队约1000人。

值得注意的是,科伦药业透露,“在疫情期间以及疫情后时代,为减少聚焦和接触,院线外的购药需求增加,为满足市场需求,公司快速组建团队并建立了院外销售体系。”

2020年报显示,科伦药业的院外销售体系,主要由OTC营销中心负责,并与近40多家连锁企业达成战略合作。同期科伦药业被列入OTC品种目录的药品为82种。

今年一季度,科伦药业的销售费用12.55亿元,同比上涨29.8%,主要原因是2020年同期的销售推广因疫情影响大幅下滑导致基数较低所致。2018年一季度、2019年一季度,科伦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3.3亿元、14.58亿元。(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