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增长乏力,遭机构清仓减持 五家次新银行出手维稳股价

2021-05-10 06:24:22
[ 截至3月底,5家次新银行的机构投资者持股数量,比去年底大幅减少了95%以上,个别银行甚至出现了机构投资者清仓减持的情况。背后的原因或许是因为银行业绩出现分化,很多城商行、农商行资产负债规模扩张遇到瓶颈,经营、业绩增长乏力。 ]

[ 股价持续下挫破净之下,上述银行股又开启了股价维稳的模式。 ]

银行股大涨时,它不跟涨,反而扭头下跌;银行股下跌时,它跌得比谁都厉害——这就是西安银行(4.970, 0.09, 1.84%)(600928.SH)、渝农商行(4.180, 0.00, 0.00%)(601077.SH)、浙商银行(3.990, 0.03, 0.76%)(601916.SH)、紫金银行(3.820, 0.00, 0.00%)(601860.SH)、苏州银行(7.450, 0.04, 0.54%)(002966.SZ)等几只次新银行股最近的市场表现。

截至3月底,以上银行的机构投资者持股数量,比去年底大幅减少了95%以上,个别银行甚至出现了机构投资者清仓减持的情况。

背后的原因或许是因为银行业绩出现分化,很多城商行、农商行资产负债规模扩张遇到瓶颈,经营、业绩增长乏力。

股价持续下挫破净之下,上述银行股又开启了股价维稳的模式。

次新银行股维稳股价

西安银行5月6日披露,4月6日至5月6日,由于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该行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

按照稳定股价预案,该行董事会将在5月20日前制定并公告股价稳定措施。

不止西安银行一家,今年以来,已有渝农商行、浙商银行、紫金银行、苏州银行因股价持续下跌破净,触发了股价稳定条件,董监高不得不出手增持。今年一季度,银行股普遍上涨,上述五家银行却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以西安银行为例,去年最后一个交易日,该股收盘价为5.55元,而最新收盘价为4.97元,累计下跌0.58元,跌幅超过10%。截至去年底,该行每股净资产为5.75元,对应当前市净率为0.84倍,已处于破净状态。

紫金银行也在4月28日披露,该行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去年底4.05元的每股净资产,除了独董,在该行领薪的时任董事、高管,将以不低于其上一年度领取的税后薪酬收入的25%的资金,合计增持不低于216.14万元的该行股份。

苏南地区的另一城商行苏州银行,其管理层已在4月30日完成了为稳定股价进行的增持。根据披露,股价稳定措施实施期间,该行部分管理层累计增持19.58万股,增持金额计149.49万元。

2019年上市的浙商银行、渝农商行,均在回归A股不久,股价先后破发,截至去年底,浙商银行每股净资产为5.43元,渝农商行为8.21元。截至5月7日收盘,两家银行收盘价为3.99元、4.18元,较年初分别下跌约2%、8%。

两家银行均在今年2月份披露,截至1月29日,在该行取酬的董事、高管分别为9名、11名,将以上一年度税后薪酬15%的自有资金增持,后者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470.07万元。

浙商银行还披露,该行监事长、拟任首席审计官,也自愿以不低于上一年税后薪酬的15%增持该行股份。

不过,目前增持时间已经过半,两家银行尚未正式增持。渝农商行5月7日披露,连续受到2020年年报、2021年一季报发布窗口期等合规限制,增持主体无法按期增持。

机构投资者清仓减持

被机构投资者大幅斩仓,可能也是上述银行股价下跌的重要原因。

东方财富(30.190, -1.11, -3.55%)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渝农商行的机构投资者中,只有两家公募基金,持股数量132.7万股,去年底为160家,持股数量4007万股。

去年底,171家机构持有浙商银行9.23亿股,其中170家公募持有近1.2亿股,险资持有8.03亿股。到了今年3月底,只剩下4家公募持股其325.1万股。

紫金银行和西安银行情况也类似。去年底,共有81家、89家公募基金持有两家银行3644万股、2828万股。今年3月底,只有两家机构投资者持有紫金银行881.9万股。西安银行的机构投资者已全部消失,处于清仓减持的状态。

机构减持的背后或许是以上几家银行经营、业绩增长乏力。

刚刚公布的一季报显示,西安银行是A股银行中,今年一季度唯一一家净利负增长的城商行。今年一季度,该行净利增长为-7.94%,主要原因是信用减值大幅增加。今年一季度,该行信用减值损失为6.28亿元,同比增长40.5%。

西安银行披露,今年一季度,该行一客户9.5亿元金融资产出现信用风险,该行计划计提4.75亿元减值准备,这部分减值准备占该客户整体风险敞口的50%。

浙商银行今年一季度的资产负债增速也已显露疲态。截至3月底,该行总资产比去年底增长0.58%,贷款则比上年底增长3.98%,总负债只比上年底增长了0.43%,存款余额还比上年底下降了4.71%。

渝农商行的情况也与之相似。今年一季度,该行总资产比上年底增长了10.31%,贷款余额比上年底增长16.2%,但营收只增长了5.84%,净利润则下降了14.25%,同期信用减值损失14.3亿元,同比增长20.16%。去年全年,该行减值损失同比上升55.32%。

紫金银行一季度净利润微增2.18%,但营收同比下降22%。该行今年一季度营业支出中,信用减值损失为3.2亿元,同比降49.56%,主要原因为减值损失计提减少。

苏州银行一季度净利润增长14.74%,看上去不错,但因为披露的信息较少,有分析人士表示“其实际的业绩或许没有那么好看”。

市场人士认为,目前银行业绩出现分化,城商行和农商行普遍压力较大,导致业绩增速放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