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飞鹰帮”到“沙井新义安”,香港黑社会骨干在深圳培植势力被铲除

2020-09-11 10:59:56
8月31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陈永森等74人涉黑案作出二审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前,该案在深圳市中院一审宣判,陈永森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另有2人被判处死缓,1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余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至二十年。

此案由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白少康亲自包案,并赴深圳指导推动案件办理。广东省政法委书记张虎介绍,该案具有境外黑社会背景,创造了深圳扫黑除恶案件中刑拘人数、公诉人数、涉黑判决人数、查处“保护伞”人数、判处罚金数最多等多个第一。陈永森涉黑组织成员多达上百人,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壮大,逐步建立起骨干成员固定、层级结构明确、人数众多、势力庞大的涉黑组织。

《中国新闻周刊》从深圳警方了解到,陈永森外号“佬哥”,该案2013年7月被立案,到2018年5月收网,历时近5年。警方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初,陈永森受香港黑社会组织“新义安”骨干成员陈锡波培植,在深圳福永、沙井辖区内,参照“新义安”组织模式发展势力。成员自称“公司的人”, 该组织初期通过与其他帮派火拼确立江湖地位,进而有组织地实施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等违法犯罪争夺利益、扩充势力,造成7件命案。全案查冻资产逾4亿元,判处罚金共计人民币1.4503亿元。

香港“双花红棍”亲手培植

深圳当地熟悉陈永森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陈永森生于上世纪70年代初,是深圳市宝安区沙井人,其父在某银行工作,他性格顽劣、不爱读书,初中毕业后就混迹社会。

沙井原为沙井镇,2004年设立沙井街道,位于深圳市西北部,西濒珠江口的伶仃洋。受访者介绍,早年很多沙井人偷渡到香港,成为香港永久居民。“当时,政策不像现在这么严格,当时流行一种说法称,只要逃到沙井,就意味着偷渡到香港就成功了大半。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沙井跟香港文化、习俗很接近,很多人在香港有亲戚。”

在陈永森涉黑史中,陈锡波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他绰号“肥仔波”,现为“国际红色通缉令”缉捕对象。

陈永森案专案组主要成员、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大队长张锦程(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陈锡波出生于沙井,早年偷渡,成为香港永久居民。其后,加入香港黑社会组织“新义安” ,并成为该组织的“双花红棍”(指“高级打手”)。陈锡波在新义安内部的编号为426,成为该组织登记在册的正式成员。

叶勇胜撰写的《香港三合会来历、堂口与掌故》一书指出,“新义安”的崛起,与向氏家族第一代向前有密切关系。向前生于1907年11月15日,曾出任国民党少将,是军统成员,戴笠门生,1947年,在香港创立“新义安”。

资料显示,20世纪八九十年代,“新义安”成员接近10万人。除香港以外,“新义安”还活跃于西欧、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东南亚等地,与台湾竹联帮、美国华青帮、东南亚私会党等帮会组织关系密切。与14K、和胜和等三合会组织在香港鼎足而立。

2012年3月,深圳市公安局通报称,沙井“新义安”组织是由香港“新义安”成员入境发展形成。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香港“新义安”骨干成员陈锡波多次潜入深圳,发展内地人员加入“新义安”,在沙井地区形成了较大规模的帮派组织,名为“飞鹰帮”。1991年底,“飞鹰帮”在深圳警方“反黑清帮”行动中被打掉,陈锡波逃回香港,转为幕后操控。之后,陈锡波通过传授香港“新义安”组织管理模式和做法,请“新义安”头面人物撑腰造势等手段,扶持帮助其侄子陈垚东在沙井地区有计划、有步骤、有选择地物色发展小帮派头目为下级成员,成立“沙井新义安”组织,并逐渐做大成势。

陈垚东,1971年生于沙井蚝四村,幼时因听力差被其母称为“聋仔”,势力发展壮大后,被人称为“龙哥”。张锦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陈永森与陈垚东是发小,两家住得不远,陈永森略年长于陈垚东。二人早早辍学后,经常在一起赌博等。二人都依靠陈锡波,在沙井各自组建“新义安”,陈永森团伙以“公司的人”自称。陈垚东被称为“龙哥”, 陈永森被称为“佬哥”。

张锦程称,陈永森“新义安”涉黑组织根据个人经历分为五个层级:第一层为组织老大陈永森;第二层以本地人员为主;第三层“深二代”为主,他们的父辈早年从外地来到深圳;第四层,主要是成年后来深圳的外地人;最底层的马仔是一些乌合之众,主要任务是负责挑事,出面打斗之类。

经过一段时间的打拼,陈垚东把大多数沙井地盘垄断。因出于同一师门,陈永森不好跟陈垚东抢地盘,便将势力向沙井相邻的福永(原为“福永镇”现为“福永街道”)延伸。2000年,陈垚东与他人在沙井合伙投资的创世纪酒吧开业时,陈锡波还专门从香港请来“新义安”龙头人物前来庆贺。

靠收废品起家的“发迹史”

受访的深圳警方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除了开设赌场、经营娱乐场所等,陈永森和陈垚东早年的发迹都与收购废品有关。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微信公号透露,2000年起,陈永森等人合伙在沙井步涌村开办新发废品站,垄断周边400余家工厂的工业废品收购业务,攫取巨额利润。新发废品站安排巡厂员在步涌村工业区门口巡逻,发现其他个人或单位收购废品时,即以威吓、拦车等手段加以驱赶,强行将废品拉回新发废品站以低于市场价格进行收购。

深圳多名企业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深圳,看似不起眼的废品收购生意隐藏着惊人的利润。比如当地有很多电子厂,电子垃圾很多,其中含有铜、银等金属的废旧电路板被收购后,利润巨大。在“龙哥”“佬哥”等人的垄断下,外地的收购车辆进不来,本地的一些工厂也不敢把废品拉到外地卖。

2012年,《南方都市报》的一篇报道称,2000年开始,沙井加工企业产量翻番,大批的工业废品成为商人们抢夺的资源。“龙哥”从经营一家废品收购站开始,逐渐将沙井附近大多数工业园近千家生产企业的废品回收业务,揽入自己人手下,并将势力一直延展到公明一带。废品收购利润之高,风险之小,大大超出在娱乐场所经营和贩毒所得。据当地一家废品收购业界人士透露,在2010年投入30万元开废品站,一年利润可达50万元。而黑道人士控制废品收购业务时还采取打压回收价格,排挤竞争对手等方法获取更大利润空间。

上述报道还举例称,2010年4月,公明马山头一科技园发生一起恶性枪击案件,一家废品收购站为抢夺工业园生意与园方发生冲突,废品站几名男子持枪冲进工业园将门窗和老板的豪车玻璃打碎。事后经警方调查发现,这家废品站的源头老板即是沙井“新义安”成员之一。

深圳警方还称,陈永森团伙成员还强迫当地商家使用他们提供的一次性清洁碗筷和煤气,不从的就打砸店铺,部分被害人只能关门离开。2009年,该团伙成员找到一家生意红火的大排档推销一次性清洁碗筷,但其供应的价格却会每年上升30%,实际上会增加商家成本。店主不从,店铺便被一群黑衣人砸得稀烂,无法经营,连住的地方都被占了,店主来不及收拾行李就连夜赶回老家。

以陈永森、陈垚东为代表的沙井“新义安”涉黑组织还通过收取“保护费”等牟利,严重扰乱了当地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深圳警方透露的一个案例是,2004年,一名女子带着100多万元来到深圳创业,被陈永森涉黑组织成员通过不断滋扰、逼迫等手段索取“保护费”,导致她亏掉了所有积蓄。“虽然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但我那种想死的心情还记忆犹新。”回忆起当年面对陈永森涉黑组织成员的经历时,当事人仍心有余悸。

还有一些老板被迫主动向沙井“新义安”需求保护。2012年12月,《南方日报》一篇报道称,2000年以来,沙井当地很多酒吧、KTV的老板为了做生意不被人砸场,纷纷向陈垚东寻求保护,不少人直接拜在陈垚东名下。拜门礼最通行的就是包红包,红包数额以36打头,36元、360元、3600元均可,多少不限,有的甚至当面喝光一杯酒就算完成了拜门礼。该报道还称,原深圳市万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泽勇供述,自己在担任万丰社区党支部书记时,因摆不平村民因小产权房发生的利益纠纷,而请陈垚东出面,事后拜在陈垚东名下,称呼陈为“boss”,但潘泽勇承认,此后自己被陈垚东多次要求贱卖村中土地。

警方通报称,以陈永森为首的涉黑犯罪组织实施聚众斗殴、开设赌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等违法犯罪活动百余起,严重破坏了深圳市宝安区福永、沙井一带的社会、经济秩序。

2019年7月25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陈永森等75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摄影/付锦滔

“龙哥” 被抓后,“佬哥”欲洗白

2012年2月7日,荷枪实弹的数百名特警突击围捕沙井多家酒店和娱乐场所,长期盘踞在沙井的黑帮团伙被一举摧毁。

当时,深圳当地媒体《晶报》报道称,“龙哥”正是这些酒店娱乐场所的主要股东之一。该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警方曾进入位于沙井中心路旁一家并不起眼的大厦,对大厦内的一商务宾馆901室进行搜查,搜出“龙哥”私藏在房内多年的大批翡翠玉器珍玩,最后动用大量警力,装了4辆大货车才将所有珍玩运走。

2012年3月22日,深圳市公安局对外通报:深圳警方近日摧毁香港黑社会组织“新义安”成员在深圳市宝安区建立的号称“沙井新义安”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先后抓获了组织头目陈垚东及骨干成员102人,其中逮捕80人,刑事拘留22人,缴获枪支4支、子弹37发及涉案刀具一批,扣押、冻结涉案资产数亿元。

警方还查封了其位于沙井壆岗水库的一处在建豪华联排别墅,以及暗藏在景昌收购站内的“皇宫”。《南方都市报》曾报道称,“龙哥”虽然为人相当低调,但其做事相当高调。自从涉足房地产业之后,“龙哥”及其手下开始频繁经营官商人脉尤其是政界人脉。媒体曝光的会所“皇宫”,被网友们称为“深圳红楼”。据沙井街道办一名官员透露,此“皇宫”是许多官员经常去玩乐的场所。

“沙井新义安”案告破后,幕后“保护伞”接连落马,先后有宝安区沙井街道办原书记刘少雄等9名公职人员被查。

2012年11月28日,沙井“新义安”涉黑系列案件主体部分在深圳市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包括黑老大陈垚东等40名被告人出庭受审,本次审理的主体案件涉案事实共58起,其中命案2起。2013年1月30日,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等14项罪名,陈垚东被深圳中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罚金人民币1.27亿元。陈垚东案一名被告人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案庭审连续持续20多天,判决书50万字,近千页。

2013年10月21日,广东省高院对深圳“沙井新义安”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二审宣判,陈垚东被维持一审判决。2014年4月,陈垚东入广东英德监狱服刑,2016年4月25日被送往天津市监狱改造。

张锦程称,陈垚东团伙被打掉后,陈永森也变得更加低调。“可以说,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江湖上只剩下了‘佬哥’的传说,他刻意减少与组织成员联系,并想法为自己洗白。”警方透露,2015年4月,陈永森伙同社会人员潘某、赖某清成立深圳市福森房地产有限公司,在沙井多个地块涉足房地产开发,其中陈永森出资6000万元控股60%。

张锦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事实上,深圳警方并未停止对陈永森涉黑案的侦查工作。早在2013年7月1日,就对陈永森涉案团伙进行立案侦查,“701专案”成为该案代号。

立案后,深圳警方为什么没有快速收网?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陈永森案立案侦查后,为了保密,只有两个侦查员在做。“陈永森跟陈垚东虽然是同门,但各自马仔不同。所以要查清陈永森团伙的犯罪事实和成员名单,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

上述负责人还透露,陈永森案件原计划2017年收网,但是当年震惊全国的深圳“王小西涉黑案”收网,导致陈永森案收网时间延迟。该案收网后,也涉及后续大量资产查封等工作。

深圳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案

2018年1月23日,为期三年的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式开始。深圳市公安局领导认为,陈永森案收网时机已经成熟,将该案列为深圳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案。

2018年3月12日凌晨,在公安部的协调下,广东省公安厅组织指挥深圳市公安机关集结精干警力1200余名,在12省26市同步开展收网行动,一举打掉以陈永森为首的涉黑犯罪组织。依法逮捕陈永森等犯罪嫌疑人149人,冻结涉案资金、查封涉案房产、土地总价值逾10亿元人民币。

张锦程称,这些警力来自大宝安(指宝安区,以及原来隶属于宝安区的龙华区、光明区)之外的深圳警力。“之所以如此安排,是因为确保保密性,陈永森团伙长期盘踞在宝安,在当地关系网盘根错节,如果存在保护伞,收网行动就容易走漏风声。”张锦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日凌晨,大量荷枪实弹的刑警翻墙进入陈永森在沙井的家中,将正在熟睡的陈永森抓获,“当时他一点警觉也没有,被抓后非常慌张。”

警方透露,该案件立案后,专案组立即开展侦查,民警走遍全国20多个省市,对数百名受害人、证人进行了回访,到30多个看守所、监狱提审60余名在押犯罪嫌疑人和罪犯。掌握了有力证据,制作卷宗超过300卷。

2019年7月25日,公诉机关指控,陈永森按照“江湖规矩”和香港“新义安”黑社会组织的规则管理组织成员,维系组织框架,并长期通过非法手段经营土地开发、废品收购、赌场、黑煤气等行业,攫取了巨额非法利益,致七人死亡、两人重伤、七人轻伤。

2020年5月28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陈永森等74人涉黑案作出一审判决。一审宣判后,陈永森等58人提出上诉。8月31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该案作出二审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广东高院还公开通报了两则命案:被告人周梁等人因开发廊抢地盘与“贵州帮”发生矛盾,遂于2002年7月6日晚,纠集多人携带猎枪以及子弹向多名“贵州帮”成员连续开枪射击,造成一人死亡,二人轻伤;因争夺赌博机摆放地盘,被告人刘文东等人与被害人崔某某产生冲突。2007年7月21日晚,刘文东指使曾良平等人持刀破门进入崔某某住处并将其砍伤,崔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张锦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通报中的崔某某是安徽人,外号“肥仔”,当年在深圳福永经营老虎机赌博生意,当时一台老虎机每个月利润达一两万。两则命案中,周梁与刘文东等人的行为,并非受到陈永森指使。此案中的另外几条命案也都是团伙作案。

关于该案涉及多条命案,却无一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原因,受访的一位深圳政法系统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案量刑合理适当,现在国家对死刑的执行标准提高了很多。除非证据非常充分,一般很难被死刑立即执行。“这些命案发生的时间都比较久远,最近的一例发生在2013年,都是团伙作案,很难认定致命的一刀或一枪来自于何人”。

27名公职人员被立案

8月19日,在全国扫黑办举行的挂牌督办案件第四次新闻发布会上,广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虎透露,陈永森黑社会组织拉拢腐蚀当地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该案共查处涉嫌腐败和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34人,其中立案27人(局级干部1人、处级干部9人)。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为破除该案“保护伞”,深圳市纪委专门成立了“701打伞专班组”, 由深圳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张子兴任组长。2018年7月27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深圳市光明新区党工委原委员、公安局原局长杨永平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杨永平(副厅)在陈永森案收网后两个多月后被查,受到外界关注。现年54岁的杨永平,是一名从警30余年的“老公安”。曾长时间在深圳市宝安区任职,担任过福永派出所副教导员、宝安分局局长助理兼监察科长、宝安分局副局长等职。

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宝安管理局(下称“宝安管理局”) 副局长谢友竹等多名工作人员也因涉该案被查。2019年9月,深圳检方以涉嫌受贿罪,对谢友竹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他在2009年至2019年,利用先后担任宝安管理局市政交通科科长、规划科科长、副局长的职务便利,在变更用地性质、地块容积率调整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他人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3075万元人民币,并还为黑社会组织控制的企业提供帮助、充当黑社会势力保护伞。

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里提到的黑社会势力正是陈永森涉黑恶组织,所称的企业即深圳市福森房地产有限公司。“谢友竹兄弟俩性格和作风迥异,其亲哥哥现任深圳某国企高管,为人正派,口碑颇佳。而谢友竹追求安逸,生活腐化,有多名情妇。”

检方指控,2009年,福森公司股东潘某就时常与谢友竹吃喝玩乐并向其行贿。2016年,该公司通过串通投标手段取得两幅地块开发建设权,其中一幅地块需经国土部门变更用地性质为二类住宅用地方能开发。时任宝安管理局规划科工作人员宓晋建议,通过法定图则的修改来变更用地性质且无需置换土地,随后在该地块法定图则的修编中,宓晋积极推动,谢友竹不设障碍通过审批,致使该地块成功变更为二类住宅用地。

2019年9月,福森公司监事董丰义获刑2年,其判决书显示,董丰义向宓晋行贿钱款数额达1100余万元。在福森公司所开发项目涉及的非农建设用地指标异地调整、调整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相关地块地下车库连通以及工业区块线调整等多个规划事项背后,均有宓晋的影子。

《中国新闻周刊》获悉,陈永森至今不认罪,否认自己涉黑。而在陈永森被抓前不久,陈垚东曾传出或被减刑的消息。2017年12月18日,天津市监狱向法院建议对陈垚东予以减刑。张锦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深圳警方曾发函给天津有关部门,说明陈垚东不适合减刑。“2019年12月,我们还去天津提审过他,还是无期徒刑。”